烟岚云岫

问灵十三载,等一不归人。

沉迷于居老师的颜而日渐消瘦😃😃😃
幻乐之城,约起来啊✔

沉迷于居老师的颜无法自拔😂😂
未来可期!!!

这算是意外的惊喜吗😂😂😂

“九幽听令,以血为誓,以冷铁为证,借尔三千阴兵,天地人神,皆可杀。”

千山万重,不离不弃,为了理想。
不离不弃,并肩前行。

求类似这张的全员图出处!

最后的最后

 
蓝家藏书阁
  “头七了,阿瑶,该回来了吧。”  蓝曦臣静坐在桌旁,看着桌上金光瑶的佩剑,不知在与谁说话。
  “咔吱”一声,原本紧闭的大门竟已大敞四开,蓝曦臣猛地睁开原本紧闭的双眼,沉默半晌,才缓缓开口道“阿瑶,是你吗。”
“嗯。”一个身着金星雪浪袍的年轻男子出现在蓝曦臣对面。
  “二哥你还好吗。”
  “还好。”
  “二哥,我就要走了,你可有话要与阿瑶讲。”
  “一路走好。”
  “二哥,你可曾心悦过我。”
  “什,什么?”
  蓝曦臣瞪大了双眼,不解地望着以红了眼眶的金光瑶。
  “我这就要上路了,也不比藏着掖着了,很久以前,我便对你有了这样的心思,如今只问你一句,可曾对我动过心,一瞬也好,可曾有过。”
  有过,有过,二哥一直心悦着你,别离开我,别丢下我,蓝曦臣心中早已翻江倒海,可就是说不出那三个字。
  金光瑶扶着桌案,站起床,绕道蓝曦臣对面,停下,道“二哥,你能抱抱我吗。”
  蓝曦臣站起身,刚要伸出双臂,那一抹黄色就消失在了他眼前……
七十年后
  床榻之上,蓝曦臣双手交叠,放在小腹上,知大限已到,紧闭双眼,半晌,断断续续吐出来一句话:“阿瑶……我……”一群头戴抹额,身着白袍的年轻弟子,跪在塌边,不解地问:“师尊,你说什么?”
  “瑶……等……”
  “您说什么?”为首的一名弟子焦急地问,“咣当”一声,一双莹白如玉的手重重的垂到了床榻边……

  蓝曦臣想是做了一个梦,梦里,一个头戴抹额的白发老者紧紧地拥着一个身着金星雪浪袍,同样也是满头银丝的老人,两个人躺在槐花树下的摇椅上,就这么摇啊,摇啊……
  罢了,终究是错过了。

薛:“道长,我饿~”
晓:“嗯”(瞅了眼桌上现出锅的饭)
薛:“道长,我想吃糖~”
晓:“道长,我想要你~”
晓:“嗯”(瞅了眼刚买回来的糖)
薛:“道长,我想要你~”
晓:“嗯”……
    “???”(惊讶脸)
薛:抱起,转身,进卧室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“哇,别动,别动,哈哈哈……道长你!”
薛洋从睡梦中笑醒,自嘲一笑,看了眼桌上的锁灵囊。
原来……
只是场梦罢了……

张起灵,你再不回来,小三爷就老了